一位投资人去世了,但没人敢说为什么

浏览:4014   发布时间: 08月18日

来源:财经自媒体

原标题:一位投资人去世了,但没人敢说为什么

来源:美好心理实验室

昨天晚上,很多投资界的伙伴在朋友圈缅怀同一个人。Doll Capital Management的投资副总裁,魏萌女士,SuperSara。

这是一位业内风评极好的投资人,两位孩子的妈妈。主导投资/管理的项目包括,快手、探探、熊猫星厨等。大家对她的评价集中于灵动,元气,亲和,努力,等等。

和以往哀悼不同的是,所有人,默契地对她的死因避而不谈。

公开信息,只有8月15日的一篇求助文章《给里程家人们的一封求助信》。模糊地表示了事发的时间地点 —— 8月14日晚上,在教室中意外昏倒。

这里有很多新奇的词汇,公众号发表的平台——Legacy诚泉文化,飞跃力,里程等等,没有一个词语看起来像传统的课程名称。

也对,如果是传统的课程,怎么可能会让人因为心梗,而猝不及防告别人世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在生活中并没有见过Sara。但我感觉自己应该在某些程度上,为这件事情承担责任。至少应该出来说一点什么,让大家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因为,我是一名心理学的科班学习者,心理行业的创业者。我在今年的6月23日,和7月14日,分别上了诚泉文化的自觉力和飞跃力课程。我在看到文章的当时,就立刻知道是哪个课程环节,触发了这个令人痛心的惨剧。

引发心梗的诚泉文化,

到底是什么组织?

我第一次听说这个组织,来自于和朋友的闲聊。他提到“我报了一个自我探索课,章泽天之前也上过”。我自然很好奇,向他询问课程的介绍材料。

他表示没有课程介绍页,只有很简单的日程安排,三个晚上加上两个全天。全封闭式上课,要收手机的那种。

我马上感觉不对劲,但看朋友跃跃欲试,也不好说什么。他表示推荐人都很靠谱,已经确定会去上课了。我回到家后,在官网上找到了这样的信息:

官网主要传达的是,这个组织有很长的历史沿革,共有香港,北京,深圳等6个中心,致力于帮助个人成长。我仔细看了团队介绍,主要是有过管理和培训经验的中外老师,没有我们行业内认可的心理本科,或者咨询硕士这类的背书。主要是自己体系培养出的老师。同样,所有课程的介绍语焉不详,只是泛泛而谈一些可以给人带来的提升和改变。

在知乎上,我找到了这样的信息:

这些信息让我确定了这个课程的性质。此时,朋友已经开始上课,并表示体验很好。我为了更多了解课程细节,怀着好奇心和对朋友的担心,通过个人渠道,报名了6月23日的自觉力工作坊,以及7月14日的飞跃力工作坊。

精神传销课程里,

到底会发生什么?

Sara女士出事的,是这个课程的第二阶段,飞跃力工作坊。

课程在朝阳区某座大厦的最高层进行。所有人在开始课程前会需要口头签订保密协定,承诺全程参与所有环节,全程上交手机,全程不向身边的人透露课程细节。

每一期课的前半天甚至前一天,都用于在课程里建立规则。如果你迟到,如果你带了手机,如果你没有打开身体姿势,如果你质疑课程安排,你就会被课程导师当众严厉批评,直到你完全服从。这个过程中,很快你的同学就会和老师一起,要求你遵守所有规则,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。

我自己是心理专业出身,报名课程前,就有基础的心理准备。但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,这就是一场大型的PUA洗脑现场。

导师会很快地在早期定位出服从性较差的学员,然后用各种方式让他服从,或者主动退课。常用的手段包括当众责骂,调动其他学员情绪,联系你的亲人等。

解决了服从性的问题,接下来还有“开攻”,就是引导学员自我攻击与分享痛苦经历。

这个环节,对我,对于每一个心理学科班出身的伙伴,都不亚于是一场凌迟,每分每秒都是在侮辱与踩踏心理咨询里缜密的伦理守则。很多伙伴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安全分享自己伤痛经历的场域,但是受迫于群体的压力,不得不开口,把自己最黑暗的秘密与伤口公之于众。这里面会包括被欺骗的经历,被爱人背叛的经历,被性侵的经历,被霸凌的经历等等,每一位正常的社会人,如果不是真的身在其中,你一定想象不到在这个场域里所发生的是什么。

我的小组里有一位女生,每次公开演讲都会很紧张,在我看来她只是内向而已。但导师反复引导,试图让她说出自己是否在童年经历过父母的忽视或指责。我在那一刻几乎要出离愤怒。这种暗示和引导,放在一个本身就比较在意别人看法,希望满足对方需求的女孩子身上,简直是又蠢又坏。

在她终于说出类似的故事之后,导师提问:“你们现在谁可以感觉到她的力量?”

大部分全场同学举起了手,我紧紧握拳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导师又提问:“你们有谁觉得她刚刚很软弱?”

我认为导师在刻意利用她的性格弱点,所以毫不犹豫地举了手。然后清楚地看到我对面的同学,用不可置信的眼神,白了我一眼。

这位同学,也是在后续,强烈地向老师表达:“我也希望成为像您那样,可以启发和帮助到别人的人。”并且表达过类似意思的同学,并不止这一位。

在二期课程的一个环节里,我身边一位70岁的阿姨也和Sara女士一样,数次情绪激动。阿姨有心脏病史,她几次几乎要喘不上来气,只能坐在椅子上,靠在我怀里休息。反复表示:“这太艰难了。这太艰难了。为什么要这样?”在这种情况下,老师也没有中止练习,而是在确认阿姨带了药之后,让我带她到外面服药,之后让阿姨坐在椅子上继续练习。我全程抱着阿姨,拍着背安慰说:“这只是游戏,最后大家都会没事的。”但自己也几次红了眼眶。

即使经历了这样的事例,课程方也没有吸取教训,增补专业的医疗人士。如果不是因为对于专业的无知,如果不是对于生命的冷漠,如果不是组织方的傲慢与自负,Sara女士,一位如此优秀的投资伙伴,今天的逝世,本来完全可以避免。

在课程中,确实会有同学因为能够宣泄自己的情绪,而感受到一些好转和支持。但是在理论架构上,没有任何学术体系的支持。且很多执行的维度上,是非常短视,消极,负向和情绪化的。

你需要疯狂地按照课程要求,对别人喊出自己想要的东西,这个过程别人也会向你大声地辱骂斥责,这个过程非常痛苦。但如果你做不到,还会有小组长在你身边强硬地引导,我甚至在做一个练习时,被其中一位小组长推搡过,我当时就对她说:“你再这样,已经接近于肢体暴力了”。

课程中也会有环节引导在场的每个人都拥抱彼此。哪怕你是一位女生,其实非常排斥和陌生男士接触,在这个场域里,也会不得不被带入情境。人对于肢体亲密的渴望是很底层的,所以这个环节之后,整个会场都会洋溢着一种暖洋洋的氛围。但这根本不是自然情况,课程有意地采用了这样的方式,极快地跨越了人的边界,建立学员间的信任。你一走出教室,就能够立刻感觉到很不舒服,自己的边界被人侵犯,从而陷入一种深深的羞耻感。

当然,我是从女生视角来表达这个体验,过程中绝大多数男性学员是很绅士的,但这仍然是一个高风险环节,出现严重的性侵事件,只是时间和概率的问题。

我们这一期的课程里,有两对配偶因为妻子参加了这门课程,出现婚姻的破裂。我的一位伙伴,在了解了我的心理学背景后,下课时找到我,说自己想退课。因为担心上完课,就会回家和妻子离婚,他很怕这样的事情会发生。但是他身边的所有朋友都上了这个课了,他没有其他选择。

这类的课程,在上完后,短期都会带来打鸡血一般的效果。但这个状态并不稳定,也会产生很多非理性决策。我和几位同学课下讨论了一下,共识是:至少有10%的人,上完课之后,人生会变得极其糟糕,而不是变得更好。

我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,都试图在课程体系内做出对抗。在一阶段的一个分享环节,我说明了自己的心理和创业背景,分享了童年和受教育经历,试图让大家感受一个不是被情绪化,指责和主观判断充斥的,温和友善的个人成长是什么样子。但我反复地被导师打断。同时,在这种场域,理性的力量是极其微弱的,很多人根本就不会听你在说什么。能被那个场域所接受的,只有一种表达,就是暴露自己的弱点,且经历越悲惨,故事越离奇,情绪越充沛,越能够被听到。我在那个场域里的早期尝试,都像是一个和菜市场大妈吵架的大学教授,理论一流,却在泼妇骂街前毫无还手之力。我能够预测导师会如何试图找到我的弱点(比如问所有的女性是否结婚或者有男朋友),但是我无法以一己之力,扭转整个现场的场和势。

这门课程并不便宜,前四个阶段的课程学费,总计接近5万元人民币。很多继续在诚泉文化上课的伙伴,前后会在这里投入几十万元,并且会把自己的亲朋好友,甚至自己的社会资源,都毫无保留地“贡献”给这个组织。形成的情况就是,社会势能越强的人,产生的后续影响就越大,一个有社会地位的人,是可以以一己之力,感染60位学员进入诚泉的。如果Sara女士这件事情没有发生,我毫不怀疑,会有更多投资界伙伴,和优秀创业者深受其害。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聪明,而是个人的力量在面对一个传销体系时,是极其微弱的。每个人不一定有心理创伤,但一定有心理弱点,和不擅长的关系模式,而诚泉就是精准地定位了这些人。用可以满足个人成长的幌子,系统化地蚕食着大家源源不断输送的金钱与资源,甚至,宝贵的生命。

最后想说的话

我怀着愤怒与自责,从昨晚听到消息到现在,颤抖着写下了这篇文章。Sara本身是带着对生命意义的追寻来到课程,却不幸在这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。我认为诚泉文化应该为此付出代价。我认为Legacy所有的课程,所有中心,应该立刻,马上,取缔关停,以避免更多人陷入精神传销的骗局。

心理成长的诉求,有更多更好更专业的渠道来满足。

如果需要心理咨询,你可以选择科班出身,系统训练的咨询师。

如果希望改善情绪,你可以选择正念冥想。

如果你希望得到个人成长,你可以选择很多心理学的实证书籍。比如《人格心理学》(万千心理),《心理学与生活》(人民邮电出版社)。你在任何时刻,询问我们,或任何一个心理学毕业生,她都会很乐意根据你的情况,推荐适合你的书籍阅读。

最后,人的自我探索与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带着敬畏心的从业者会告诉你是什么,为什么,怎么做,以及每种干预方式的边界条件。而不会拿一套方法论给你下猛药,说这能解决你的所有问题。

主营产品:弯头,三通、四通,异径管/大小头,直通、接头,法兰/法兰盘/突缘,管帽,其他管件,封头